亚洲城ca88手机版官网

中文|
新闻

何处听蛙声

来源: 作者:亚洲城ca88手机版官网 发布时间:2005-11-30 点击数:3605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洪峰

    又是暑假,我回到久别的村庄。
    晚上,我坐在院门口陪着老父亲说话。皎洁的月光下,是一块块的稻田。我们的话题从深圳说到家乡,从我儿时说到现在。也是这样的夜晚,我和父亲到田埂边去捉青蛙。我拿着一个袋子,父亲拿着手电筒。如果发现了青蛙,父亲便一只手拿电筒照着青蛙的眼睛,另一只手迅速的抓住它。等差不多够一盘菜的时候我们便会凯旋。山里的稻田不像平原那样一望无垠,都是在山凹里。空荡荡的山凹里只有我和父亲两个人。满凹的蛙声塞满了耳朵。所以这样的时刻对我来讲从不会是因为明天饭桌上的美味而期待,恰恰是一种向往加冒险的刺激在诱惑着我。这种感受使我至今都铭记在心。今晚我和父亲又聊起了那段生活。这个话题把我拖到了那充满趣味的时光。
    但今夜,今夜的乡村为何如此寂静?那稻花乡里的一片蛙声去了哪里?难道是和我儿时的岁月一起消失了吗?
    第二天,几位老同学听说我回来了,便约我一起聚一聚。午饭的时候服务员端上来的第一盘菜便是青蛙。我很疑惑,问老同学现在还有青蛙吗?老同学说,是很少了,你没看到都是那么小的?可你别看它还小,已经卖得很贵了。因为你难得回来我们才如此隆重。听他这么一说,我心里有点惶惶然,为了这盛情。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。又说,你应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啦,你知不知道现在连繁殖力极强的龙虾都快被人吃绝迹了,价格一路飙升。他所说的这种龙虾可不是海鲜,而是生活在田间或者泥塘、水沟里的那种。他们会咬断庄稼的根、打穿田埂。前几年到处都是。一条毫不起眼的水沟,你放下一只破桶,一会儿提起来可能就有满桶的龙虾。人们似乎拿它没办法。那时就有很多人喜欢吃它。我还曾这样想,要是真的能把它吃尽岂不是为农民省却许多麻烦。但到了今天它真的被人吃尽的时候我又有点为人类的食欲不寒而栗。
    这让我想起一个童话,故事中那个贪吃的人最后没有什么可吃,只有吞下自己的舌头。我又很自然的想到了果子狸,想到了非典,想到了病猪肉,想到了人-猪链球菌。人类的贪婪何时能遏制?乐观的理由越来越少,悲观的根据却越来越多。森林消失,草原沙化,河流干涸,海洋污染,天上破着个大窟窿而且越来越大,但人类还在热火朝天地敲榨和掠夺。这差不多已经成为习惯。真能遏制吗?令人怀疑。比如我,下了很大决心,也只是拒绝了羊绒衫的诱惑——据说那东西破坏植被。但更多的只是在理论上抗拒。人能齐心协力放弃这样或那样的舒适和美味吗?
    黄沙道上的稼轩老人,你又要到哪里去听取蛙声一片?

@SHENZHEN ENERGY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亚洲城ca88手机版官网

粤ICP备05010642号-1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